中国地标建筑将回归本土建筑师?

图片 1

中国CBD地标建筑中或将有更多的中国式建筑涌现。继“中国尊”这一地标建筑由中国建筑师设计外,日前由马岩松设计的中央公园广场项目也在纽约时代广场举行项目开启仪式。

Aedas在湖南长沙市的中心地段

图片 2

设计了一座具有

中央公园广场

城市特色的高层综合体

中央公园广场

建筑面积122154㎡

建筑设计:马岩松

建筑位于以古代风格为主的

竣工时间:未知

旅游景区旁

这座位于北京朝阳公园南端的建筑群,设计意图是通过借景,让建筑融入公园的景观,成为公园向城市的延伸;同时又把公园的自然引入建筑群内部。建筑师希望整个建筑群是从环境中自然生长出来,人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自然的气息,在城市中心营造出一种山水格局。

周围遍布小体量的牌楼、拱门

随后,这一建筑项目又获得了D21中国建筑设计奖。中国的城市地标建筑此前一直由洋建筑师占据话语权,如今地标建筑开始回归中国建筑师了?某建筑评论家认为洋建筑师也好,中国建筑师也好,最关键的还是我们的城市文化要往前走,城市建筑要在文化上有自己的路,而不是重复曼哈顿的工业文明老路。

该区域以其风景如画的砂岩柱

现象

山峰、洞穴、峡谷

地标建筑涌现更多中国建筑师面孔

和其间的水域而闻名

城市化进程中,北京城面临着城市再生的问题。过去10年里,欧美建筑师参与重塑了北京地平线,包括央视新大楼、鸟巢等。这些都成为北京城的新地标。

建筑形式汲取自然景观的灵感

而近两年来中国建筑师也在不断挑战洋建筑师垄断城市地标的话语权。此前由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设计的“中国尊”项目获得通过,日前毗邻朝阳公园南边的中央公园广场项目也由中国建筑师马岩松所开创的MAD建筑事务所竞得,且该项目获得了D21中国建筑设计奖。

以方正体量的错落

这座位于北京朝阳公园大湖之畔的城市综合体,是建筑师马岩松“山水城市”的一次实践。马岩松告诉记者,当年设计位于加拿大的梦露大厦其实是想反叛整个北美高层建筑所表现出来的资本的权力,而现在的中央公园广场项目则是对CBD极端现代主义建筑模式的一种反叛,“我想在高层建筑里把人文的环境给表现出来。”

塑造山峰岩石的自然形态

反思

并暗喻古建筑有机的布局模式

更应关注如何重建新的城市文明

以黄色基调的深浅变化

中国城市究竟该如何发展的话题争论多年,且一直在洋建筑师试验场和回归中国传统两者间胶着。过去十余年的城市发展中,似乎又是洋建筑师占据优势。

使局部的体块更加鲜明

对此,建筑评论家认为,中国城市发展正在走西方曼哈顿的工业文明模式,目前中国高层建筑是世界最多的,但从城市建筑文化层面,又没有中国式的城市文明,“洋建筑师将西方的东西带到中国来,是重复西方的模式,并没有开拓性的意义。”而另一方面,目前一些具有中国符号的地标性建筑就能代表中国式的城市文明,“世博会后中国城市建筑中又涌现了不少带有中国符号的建筑,这是一种后折中主义,但模仿是没有出息的,新的城市文明必须要有创新。”

犹如周围整体统一

方振宁也指出中国目前离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城市文明还有不小的距离。那需要社会整体的提高,人的觉悟提高。此外还包括我们对老建筑的态度、对过去文明的尊重。具体而言甚至表现在,“我们到底是以人优先来设计城市,还是以车优先。”

却富于变化的古建筑群

另一种声音

下部的体块繁多并细碎

警惕被开发商绑架

上部的体块逐渐归一

马岩松所实践的“山水城市”建筑理念是从中国传统的山水自然观、天人合一哲学观基础上提出的未来城市构想,最初由钱学森提出。但在方振宁看来,这一“山水城市”的建筑理念在当前也很容易被商业化,成为开发商的一个巧妙包装,“开发商现在也越来越聪明,他们觉得原来的模式不行了,而中国建筑师又有所抬头。但开发商是有其目的的,类似山水城市的建筑理念在开发商那到底能做成什么样,我们还没有把握,开发商在中间会掺杂自己的意见。”

整个高层建筑呈现出

我想在高层建筑里把人文的环境给表现出来。

繁衍增殖并向上生长的态势

——马岩松

弧线的引入

模仿是没有出息的,新的城市文明必须要有创新。

使这种生长的过程

——包泡

变得更加自然灵动

我们到底是以人优先来设计城市,还是以车优先。

使建筑风格在粗狂中

——方振宁

蕴含了一丝优雅

Aedas旨在打造该区域的文化地标

在提升周边土地价值的同时

呼应了城市的浪漫的历史特色

该项目包括零售、办公

住宅、艺术和展览空间

等一系列功能

该项目定位为文化创新中心

寻求年轻一代的表达方式和偏好

无独有偶

在今年早些时候

Aedas公布了一项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